仙命长生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护法

2020-01-16 22:26:06 来源: 武汉信息港

仙命长生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护法

朱砂显然没有其他人这般轻松。

他甚至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处极为危险的境地边缘,稍有不慎,只怕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自他修武以来,还从来没有遭遇这般可怖的气息,那天空密布的雷电大“雨,”正虎视眈眈向他接近,似乎随时会将他彻底击得魂消魄散。

没有任何人,会猖狂到自认为可以轻易承受晋阶的天劫伤害,许多人更是因为承受不住天象攻击而最终导致功败垂成。

即便他自身拥有十星成色的金系防御,甚至霸体之术加上“木骨伞”修技,此刻也不能够保证绝对的安全。

“嗖!嗖!”

一阵瑟瑟风声掠身而过,在这灵矿脉的最顶端的边缘处两端,几乎不约而同各自出现了一道垂老身影。

他们一经出现,便是极为神情凝重的望向本族的七名汲取者,皆是一片忧虑神色。

覆巢之下,岂有全卵?在这般可怕的天象攻击下,除了朱砂本人要承受可怕的攻击伤害,其他人亦难保不会被波及。

朱砂感知内清晰异常,这突兀出现的两位老者并非别人,正是灵兽族的战圣殷墨,以及妖族的九婴长老。

他两人目光炯炯,内心的感受却是不同。

同“战圣”殷墨的焦躁感相比,九婴长老似乎更为坦然许多,毕竟这些异常天象都是向着灵兽族为主要目标。

可是在他的心底深处,却不免有些伤感和遗憾,这般逆天的晋阶情形,竟不是出自他妖族一脉。

饶是有些不甘,他却也不敢掉以轻心,当下口内轻叱出声,已经将双掌合在一处,闭目凝神,口内念念有词。

“疾!”

他陡然间双眼怒睁,双掌更是向两旁错分撕扯而开,一道如炽如镜的透明光晕赫然出现,瞬间暴涨开来。

随着他的双掌折返向下按去,那透明光晕的命力护罩也是如同大一样,徐徐向着那七名妖族子弟罩落下去。

不愧是妖族长老会的精英人物,出手果然不凡!

战圣殷墨眼见九婴长老出手护卫妖族众人,不禁脸色微变,有些暗暗赞叹出声,行家出手,一眼即可窥见端倪,单凭这一手,这位九婴长老就绝非寻常强手。

他激赏不已的同时,却也立刻感受到肩膀的,可是远比九婴长老来的更为艰巨。

要知如今的天象的密雷电层,可是瞅准朱砂作为目标,要倾斜而下的,这般大规模的轰击,极为可能对他周围的灵兽族子弟造成伤害。

陡然间,他几乎立刻有动作。

战圣那并不十分高大,甚至有些委顿的垂老身影,竟是在下一刻直接出现在朱砂的身旁。

他双手背负在身后,一脸慈祥和蔼的望着那闭目打坐的年轻人,又抬眼看着天空那些徐徐压顶的云层密雷,目光内一片焦灼之色。

朱砂虽然是闭目盘坐,在精神的感知内,自然是将一切景象都收入眼内,他更是清楚的知晓,这位“战圣”老人之所以选择出现在自己的身旁,分明有两个方面的考量。

其一,在这般精准势大的磅礴打击下,朱砂自身都难以顾及,更是无法保护身边那些灵兽族子弟,而“战圣”殷墨此举,则是直接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径直将其他六名灵兽族子弟护卫周全。

其二,这位垂暮的黑衣老人,分明还担心朱砂的安危,之所以出现身旁,更大的可能是在他彻底无法承受天象攻击时,便会毅然出手,即便以晋阶失败的代价,也要将他的性命保存。

换而言之,这位“战圣”大人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为自己护法。

朱砂心内飘过一丝感动,他面色不变,甚至眼睛也不曾张开,却是幽幽张口说道:“殷老前辈,辛苦了!晚辈心内感激不已。”

殷墨微微一怔,却很快释然过来,当即面色郑重道:“不用谢我,这所有的压力都必须你自己来扛,我亦不能够帮你分担半分。”

他说的都是实话,晋阶天象同寻常伤害不同,都是修武者晋阶时,自身所引发的异象,所以自然都是向着本主而发,旁人若是出手,多半不会帮助本主,甚至还会引发更为残酷的打击。

“这,已经足够!殷老前辈,在下还有个不请之请……”

朱砂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面容坚决道:“无论晚辈能否最终承受天象的攻击,无论生死!请殷老前辈万勿出手。”

“无论生死?”殷墨更加震惊了,冷然道:“你想清楚了么?晋阶失败也未尝不可接受,总比将命搭上要遭吧?”

“对于晚辈来说,都是一样的。”朱砂语气决然道:“晋阶失败的话,极为可能就此一蹶不振,晚辈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何况,我亦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冲击成功!”

殷墨望着朱砂毅然决然的模样,沉吟片刻才悠然出声道:“好吧,我会尊重你的决定。”

他们尚在对话之间,可半空簌簌落下的“雷”雨,显然不会有半分的顾忌和在意,此刻已是赫然出现在朱砂的头顶,随着一道光芒闪烁而出,竟是直接破出一道口子来!

“哗!”

这道口子一经扩展开来,更是如同倾盆大雨,更似竹筒倒豆,直接向朱砂当头浇落而下。

“砰!砰!砰!”

一道道光芒骤然炸裂,发出振聋发聩的爆炸声响,更有无数“雷”点顺着那柄黑金色的大伞滚落而下。

它们不仅在过程中爆节而响,更多的是掉在朱砂的双腿旁侧,轰然炸开。

一片片电光火花四溅,那柄黑金色大伞几乎在片刻间,已经承受不住这滚滚落雷,直接被炸成一团命力粉尘,四下瑟瑟消逝。

而接下来,愈发密集的“雷”雨更是争先恐后,自那半空倾倒而下,直接滚落在朱砂的身躯之上。

朱砂浑身由于金系命力的运转,已经呈现漆黑色一片,甚至身体的表面上,更是霸体之术波光粼现,极为正统的“霸”字,也是层层消弭而出。

这家伙的血肉之躯,真的可以承受这般暴虐的攻击伤害么?

在朱砂周围的数米外,其他六名灵兽族子弟早已经停止了汲灵的动作,皆是毛发悚然的望着这可怕的一幕。

朱砂的头顶飘逸长发,此刻已经是一片焦黑狼籍,甚至冒出阵阵黑烟。

而其自脸部向下裸露而出的皮肤,更是黑红如炭,不少部位更是皮开肉绽,流淌出极为刺目的鲜血而出。

鸡冠和月三公子两个,对朱砂更是关切异常,眼见自己的师父大哥变成这般惨象,更是心如滴血一般。

站立朱砂旁边的“战圣”殷墨,向来笃定的心境也有些莫名的浮躁起来,他目光望着半空,又望向身旁痛苦不堪的朱砂,不禁谓然长叹出声道:

“这才刚刚开始,已经变成这副模样,这孩子真能够撑得过去吗?”

陕西省新安中心医院
上海奉贤区中心医院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白癜风医院菏泽哪家好
太原癫痫病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