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小说可儿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40:23 来源: 武汉信息港

该下班了,雨薇收拾起手头的工作,准备回家。  深秋了,树上的叶子已经是所剩无几,只有少数的几片还坚持的挂在枝头,在秋风里瑟瑟发抖,随时等待着叶落归根!  雨薇的家离公司不远,步行大概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家,她很是享受这十几分钟的时间,路经一个很大的广场,每天上下班,都有很多人在那儿锻炼身体,雨薇下班后喜欢在广场的一隅坐上一会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很惬意,或是闭一会儿眼睛,什么都不想,整个世界似乎停止了喧嚣,一天的疲惫也就消失贻尽了,然后带着好心情回家。  今天是阴天,有些冷,广场上人不多,只有少数几个老年人带了孩子在闲逛,雨薇拉紧了衣襟,坐在了长椅上,闭上眼睛。  “阿姨,别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随着一声软软的,懦懦的声音响起,一个温热的小手放在了雨薇的手上,张开眼时,眼前已经站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正在拉她的手呢,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盯着雨薇,“哦,好的宝贝,阿姨这就回家了,谢谢你哦。”雨薇有些茫然,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远了。  雨薇看着远去的小女孩儿,竟有些看得痴了过去!  疼痛又来了,那可怕的疼痛已经折磨了雨薇很久了,她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只一会儿的功夫,豆大的汗珠就从脸上滴落下来,她知道这疼要持续好久才会消失,现在回家是不可能了,只有等疼痛稍有减弱再走了,这样想着,她扶着长椅慢慢站了起来,试图坐在那儿,也许会好一些!  雨薇再次张开眼睛,发现天已经黑了,她好像是睡着了,或是疼的晕了。  疼痛似有些轻了,整整衣服准备回家,天已越发的冷了,因为疼痛,雨薇出了一身的冷汗,风一吹,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妹子,好些吗?”雨薇一怔,这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正在关切的看着她。“哦,好多了,老毛病了,谢谢你大姐。”雨薇礼貌的回答,站起身来,浑身软绵绵的,“赶紧回家,在下一波疼痛袭来之前”,雨薇心里想着。  “妹子,你这毛病有三年了吧,每月都会犯几次的对吧?”身旁的女人并没有走的意思,“哦,是的,大姐你怎么知道?”雨薇有些讶异的问,“妹子,你去医院看过不止一次吧,而每次的结果都是一切正常对吧,而且你发病时都是太阳落山时,每次都是持续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一亮就好了对吧?”女人的眼里划过一丝诡异,诡异,雨薇听着这个女人说的话,只想到了这两个字,她借着广场的灯光,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女人,女人身穿一件长长的像是道袍似的紫色长衫,长衫底下露出半截雪白的裤脚,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清秀的脸上不施一丝粉黛,却也别有一番仙风道骨,整个人的装扮有些怪异,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颇有一丝世外高人的味道。  雨薇再次坐了下来,“大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印堂发黑,头顶有一团黑气缭绕,妹子,我已观察你好一会儿了,你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了,你带我回你家看看吧,若在这样下去,会危及你的性命的。”女人盯着雨薇语气冰冷。  大概是麻药发挥了作用,雨薇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头顶的灯亮得刺眼,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医生像个鬼魅晃来晃去,她只看见那根长长的针,在闭上眼睛那一刻,她轻轻地说了一句“我的可儿,可怜的可儿。”那是她给孩子取好的名字,若不是那个负心人的逃离,她怎会舍得,她又一次把手放在了肚子上。  阵痛,让她醒了过来,“你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无法手术,只有引产了,等着把孩子生下来吧,生下来就是死胎了。”鬼魅医生声音比鬼魅还要无情。  汗,已经打湿了雨薇的衣服,疼,让她牙齿咬得咯嘣嘣响,她躺在这间个人开的小诊所里,一声不吭。  “生了,还是个女孩儿,幸亏我的针法,正好扎在孩子的眉心,唉,作孽呀。”鬼魅医生再次发声。  “让我看一眼,可以吗!”雨薇抬起了虚弱的身子,“看什么看,你都不要她了,你已经杀了她了,看什么看啊。”鬼魅医生没好气的把死胎装进垃圾桶拿了出去。  眼泪无声的滑落!  “你已经杀了她了,你已经不要她了,是个女孩儿,一针扎在眉心,作孽啊。”雨薇喃喃着····  雨薇结婚三年了,老公对她呵护有加,夫妻很是恩爱。  “宝贝,我们要个孩子吧!”老公搂紧了怀里的雨薇,“老公,怎么又提着个,我不是结婚前就和你说好的吗,没做好心理准备之前不要孩子的,你又提。”雨薇的脸冷了下来,“好好好,听你的就是了,我能等的。”老公急忙陪着笑脸,转过脸去,雨薇已是一脸的泪。  夜晚来了,疼痛来了,噩梦来了。  那个小女孩儿又来了,满面怒气的瞪着雨薇,继而是嘤嘤的哭泣,哭得伤心极了,不停地挥舞着小手,就在雨薇的床前,在每个老公出差的夜晚。开始只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孩子的脸,只是听到她在哭,哭的委屈又凄凉,慢慢的孩子的脸开始清晰,甚至可以看到眉心那颗朱砂痣,随着女孩的哭声,那颗痣就变得血一样的红!  她开始说话了“我是可儿,我是你杀死的可儿。”  雨薇明白了。  “我可以带你回家,可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她。”雨薇下了决心,对着那个女人,“我不会伤害她的,我会劝她去投胎转世的,如果你们缘分未尽,她很可能在做你的女儿的!”女人答道,“真的吗,好,我们马上回家。”  走进楼梯,雨薇就开始听到若有若无的哭声,“是她,我的可儿,你听到了吗?”“听到了,我会让她真实的和你见上一面的。”女人开始念念有词。  “进来吧,孩子,我帮你回家。”女人伸出手来,一只苍白的小手就出现在女人的手里,一个赢弱的小女孩儿安静的站在女人的面前,“孩子,丢掉你的怨气吧,好好的投胎去吧,如果你还愿意,她还可以做你的妈妈。”女人轻抚女孩儿的头发,“是的,我要走了。”女孩儿开始讲话了。“她没有忘了我,我知道,我无数次的看见她从梦中哭醒,喊着我的名字,她为了纪念我,才不要孩子,我决定原谅她了。”女孩儿看着雨薇,“我的孩子,是妈妈杀了你,妈妈罪有应得,所有的都是我应得的,你能原谅妈妈吗,让我抱抱你行吗?”雨薇泣不成声,“不可以抱我,你触摸不到我的,师傅可以通灵,你不行,接近我,你就会很疼,我一直在怨你,就这样纠缠着你不肯离去,我一直在你的心上狠狠地的抓,让你不得安宁,所以你会疼,从今天开始不会了,我已经在你的心上抓出了无数的伤口,我会用的气力给你抚平伤口的,你就不会再疼了。”女孩说着,伸出一双小手,在雨薇的胸前慢慢的移动,“好了,你不会再疼了。”女孩放下了双手,脸色越发的苍白了,“我的孩子,是我糊涂,杀死了你,你就让我疼吧,这样,我才能有一丝的安慰啊。”雨薇哭喊着。  “我该走了,妈妈。”女孩随着一道白光消失不见了!  一年以后,雨薇怀孕了,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眉心处长了一颗朱砂痣,雨薇给她取名:可儿。             共 25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更年期如何度过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继发性癫痫的预防措施有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