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搜救队里的战狼

2019-11-10 21:32:18 来源: 武汉信息港

城市搜救队里的“战狼”

2013年10月,这天高博像往常一样准时到了公司。他是上海一家大型国企的白领。跟平常任何一个日子一样,他跟同事们打着招呼,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谁也不知道,10个小时前,他还泡在浙江余姚的大水里,给受灾的民众发送食物,同时帮着救援受灾的群众。当同事们把余姚的这场水灾作为关注着,他早已亲赴了受灾的现场……  一个人的不同身份  去年10月,浙江余姚发生水灾。高博当时正在参加中国登山协会全国山地救援技术集训,作为班长的他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和同学们商量,整装前往灾区进行联合救援行动。与此同时,他联系了一基金救援联盟宁波队作为友队接应配合救援。他随车携带了一批矿泉水、八宝粥和饼干。凭他的经验,他知道水灾发生后,当地受灾的民众迫切需要的是这些食物。  高博到底是何许人?一个普通的公司白领怎么会对救援工作这么熟悉,而且会亲身前往灾区。那就得说高博的另一个身份了,他是上海城市搜救队的队长。上海城市搜救队是一个公益性民间社会团体,高博就是发起人。  得知余姚发生了水灾,因为是异地救援,同时为了抓住黄金救援时间,加之车辆既要携带救援装备还要乘载人员,不允许很多人同行。终,高博与2名同在参加集训的队友前往灾区,并由当地友队接应。之所以要选择有经验的队友,是因为救援需要的不仅是勇气,更需要的是科学的救援方法,只有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更有效的救援。有的人好心救人却把自己的命搭上了,每每看到这样的人,高博就会觉得很心痛、很惋惜,这也就更坚定了他一直以来想做的事,“做自己的英雄”——普及科学自救互救的方法。  到达余姚已是当天午后,开去的车只能停在很远的地方。当地救援组织安排的冲锋舟把他们和他们带去的食物一起送进受灾区。他们一路把吃的分发给周围的受灾群众,与此同时他们下水帮着一起救援。他们在水里泡了八九个小时,饿了就吃点他们带去的八宝粥和饼干,真的是跟受灾群众同甘共苦。直到夜深了,他们才回到停车点。为了不给受灾区添麻烦,凌晨1点,他们驱车返回上海。  高博一路把2名队友送到家,当车上只剩他一人时,身体的疲倦、控制不住的睡意向他袭来。他拿起车上工具箱里的螺丝起子不断捅自己大腿,这才清醒过来。到家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高博倒头就睡着了。短短2小时后,闹钟响了,高博一跃而起,就像当年在部队里听到军号一样。他梳洗干净后,像平时一样按时出门去上班了。  真的很难想象,高博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精神和体力。如果是一般人,在经历了一天一夜奔波和重体力付出后,怎么都要好好休息一天才能恢复,他却只睡了2小时,就像没事人一样照常去上班了。到了公司,也没有同事看出他有何异样。这或许都要归功于他过去的另一个身份锻炼了他的体能和意志,那就是特种兵。  特种兵对我们大多数普通人而言是有些神秘的,因为对他们了解甚少。高博这个上海小伙子是怎么成为一名特种兵的呢?  高博的爸爸是上海知青,去了东北,后来去了科研院所工作,负责长江中下游水文和渔业生态环境监测。那个时候爸爸因为经常出差,一年有大半时间不在家。而妈妈作为医生,也时常加班。家里没大人陪着,对高博而言是常有的事。  正因为爸妈工作忙,高博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独立,这也是妈妈所希望的。高博的妈妈是满族人,在妈妈的观念里,男孩子就该是勇敢坚强的,像奔跑的狼、翱翔的鹰。男孩子调皮,磕磕碰碰弄伤了是常有的事情。高博的妈妈从不娇惯他,他摔倒了就让他自己爬起来,教他自己处理伤口。别人见了,会笑说这个妈妈够狠心。高博在妈妈的教育下完全成了一个小男子汉。高博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军人,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十几岁,当别人还在父母呵护下撒娇之时,高博就在外租房住了。因为学校离家太远,高博就做了这个决定。爸妈没有反对,只是向他说明租房后可能遇到的困难,让他自己想清楚,决定了就要自己面对。这是高博次真正为自己的决定担负起。  父母会经常去看他,帮他换洗一些外套、被褥。内衣、袜子之类,高博每天都会自己洗换。学习忙了,高博就在外面买了吃。有时间,他就自己煮面、炒鸡蛋。高博把妈妈给他的生活费分配得妥妥当当,他还能把钱节约下来,买喜欢的新衣服和军事杂志。很难想像,一个刚十来岁的男孩有这样自律自理的能力。  放弃大学文凭,去当兵  高考时,高博的志愿是军校。可惜,那年军校的录取分数特别高,高博终进了上海的一所还挺有名的大学。这在很多人看来,是梦寐以求的学校了,但是高博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别人问他考进了什么大学,他都不怎么愿意说。  大学一年级,性格开朗外向的高博很快成为了学校各社团的积极分子,还当上了学校电台的台长。高博仍然热衷于研究军事杂志,还在学校广播电台开播了一档跟军事相关的节目。同学们跟他开玩笑说:“高博,你整天高谈军事理论,怎么不去当兵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话再次触动了高博脑子里那根渴望成为军人的神经。“去当兵”这句话天天在他脑海里盘旋。这是他的梦想,为什么不趁着年轻去实现呢?读书,将来也可以,可年纪大了想当兵就难了。  高博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放弃大学学业去当兵。谋定而动,有了想法就要行动,高博只身去了征兵办,还写了一些有关军事理论的文章,很郑重地说他想当兵,而且他要当特种兵。征兵办的工作人员非常吃惊,很少有城里的孩子主动要求当特种兵的。当特种兵不但需要体力、智力更需要毅力,不是靠一时冲动就能坚持的。何况,高博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有着大好前途。征兵办的工作人员劝高博:“如果你大学毕业再来报名,就可以直接成为军官了。先去完成学业,再来圆你的军人梦。”“不,完成梦想要趁年轻,我现在是一腔热血,再过几年,我怕我就没这热情来当兵了。”高博仍然坚持。  高博顺利通过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体能测试。当一切木已成舟,他回家把他的决定告诉了爸妈。一家三口就像过去一样,坐下来开民主会了。高博的爸妈向来尊重高博的决定,只要他是有道理的。高博把自己的梦想,自己的打算一一向爸妈道来。其实爸妈早就知道高博的从军梦,只是对于他退学参军的决定感到很震惊。妈妈一言不语,想到儿子要去当特种兵,即使再“狠心”的母亲也会有些不舍。爸爸神情严肃地说:“你已经年满18岁了,是一个男人了,今后的人生你应该自己决定,我们当爸妈的只能以我们过来人的阅历给你一些建议和提醒。你必须承担起一切你所做决定的后果。无论结果是好是坏,你都必须自己承受。”“我明白。”高博的这句话承载了多少的勇气啊!他放弃了大学的文凭,选择了当一名特种兵。

参军入伍后,高博开始接受密集的训练。一段时间后,他才有机会给爸妈打。可是接通的那刻,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了,嗓子已经喊口号喊哑了。那头的妈妈,猜到是儿子打来的。一阵沉默后,妈妈的哭声传了过来,高博次有了一丝后悔。他本可以舒适地坐在大学的课堂上,现在他却要受这份苦。虽然他早就做好吃苦的准备,但真当亲身感受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份苦到底有多苦。妈妈除了哭,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爸爸接过了:“我们知道你受苦了,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高博隔着,猛力地点头。他次深刻体会到,选择和放弃都需要勇气,而有了勇气还要有担当。  特种兵一年有大半年在深山里度过,还有几个月在海上生活。高博真正懂得了什么叫野外生存,他在实践中学习各种作战技能、生存、救援方法。有一次,有军区来的宣传干事下基层,难得的机会,高博有了几张照片,于是他挑了张举着枪显得很神气的照片打算寄给妈妈。结果,不知道怎么的,他拿错了塞进信封的照片。妈妈的回信上泪迹斑斑。原来他把自己赤膊上身蹲在地上捧着饭碗吃饭的照片寄给了妈妈。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肤,皮蜕了一层又一层。妈妈见了,怎能不心疼。  当大学的同学们毕业了,高博也复员了。同学们还青涩得不谙世事,高博却已经经历了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磨练。高博安置进入了上海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担任业务招商的工作。刚开始工作,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也会有许多的困难,但这些对高博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加班熬夜的时候他会想到独自一人拿着枪在深夜里站在山岗上站岗的情景。他突然发现军旅生涯给他带来的不止是艰苦的磨练,还有很多的财富,这种财富是精神上的,也是技能上的。  立志成立搜救队  在部队里用血汗换回来的生存、救援技能,高博不想就此放弃。那时,上很流行户外活动,一群人相约一起去登山涉水。高博的名——战狼!  一次夏日出游,一个同行的驴友在河里游着游着突然往下沉,正在岸上的高博看到了,来不及脱下厚重的登山鞋就跳下了河。原来在山里,水面的温度虽然很高,但是水底下还是很凉的。在野外的河里和在游泳池游泳,完全是两回事。这个驴友虽然会游泳,但是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水温的突变让她一时手脚使不上劲了。幸运的是,她这次遇到了高博。高博上岸后,大家都夸他反应快,当机立断。但是高博很严肃地说,其实穿着登山鞋下水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如果没有丰富的经验或是专业的水中救人的技巧,千万不能这么做,不然很可能救人不成自己也遇险。  “战狼”高博凭借丰富的野外生存技能在上海的驴友圈里渐渐有了些知晓度。大家跟他一起出门,心里都会踏实些。有时,高博看到有驴友遇难的,就会心生触动,如果每个驴友都能多些自救互救的知识与技能,那么悲剧发生的概率就会小很多。从这时起,高博就尝试着为他人讲授自救互救的方法。  高博的生活一直很忙碌。工作后,他发现自己拉下的文化课必须得补上。那个时候,根据当时的相关制度规定他没办法再回原来的学校,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学习。他先后取得了专科、本科文凭。高博用几年时间把自己当初放弃的大学文凭又拿了回来,只是在这过程中,他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前几年,爸妈为高博在上海市区买了一套房子,爸妈出首付,高博自己还贷。爸妈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高博在上海能够安居乐业,将来结婚生子有个窝。刚买好房,高博没钱装修,他的钱都花在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上了。高博说先将就住着,等将来钱富余了或是准备结婚了再装修。所以他索性一省到底,床、椅子之类简单家具都捡亲戚家淘汰的,家里只有淋浴器和电视机是新的。只是谁都没想到,高博在这毛胚房一住就是9年,房子还是当初开发商交给他时的模样。  高博的收入不算低,但他的开销也不少。为了学习更多科学有效的救援方法,他参加各种培训班,考取了多项专业救援证书。现在是科技时代,与救援相关的各种先进器具层出不穷,高博总是会忍不住买来研究学习一下。他一个人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做着这件在他看来非常有意义的事。直到有一天,他才发现要有团队才能影响更多人,帮助更多人。  2008年的汶川地震触动了亿万人的心,当然也包括高博。从电视镜头上看到的每一幕,都让他想立刻飞到灾区现场,去帮助他们。当年唐山地震时,高博的妈妈是批抢险医疗队的队员。高博也想像妈妈一样能用自己学的本事去帮助他人。他写了一封血书到团市委,要求参与救援行动。高博如愿成为“共青团上海市委抗震救灾青年志愿者服务队(预备队)”成员。虽然这个志愿者服务队没能前往汶川,但一个念头在高博心里强烈地冒了出来,那就是要组建一个公益性的团队,以团队的力量把科学自救互救的方法传播给更多人。  2009年8月,上海驴友在浙江丽水被山洪冲走。消息几经传递到在浙江进行户外活动的高博耳中。得知这个情况,综合当时手中的各类户外装备,在几位户外好友的鼎力配合下,高博驱车赶往丽水。高博凭借多年的经验,根据水流速度、方向,判断遇难驴友可能所在的位置。因为水流很急且水很浑浊,水下的情况无法估计,所以没有一定专业技能的人冒然下水会很危险。高博只身一次次跳进水里,终于在两块礁石的夹缝中摸索到了遇难的驴友。这次经历更坚定了他的想法。  经过这么多年,高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多人表示愿意当志愿者帮助他完成这个有意义的梦想。说干就干,高博一边招募志愿者,一边想办法让这个组织合法化。在我们国家,这些组织大多以“民办非企业单位”(简称“民非”)的形式在民政部门注册。“民非”不以盈利为目的,但运营费用、员工工资等也是需要开销的,其实运作起来和公司没有很大区别,要注册成功并不简单。  搜救队志愿者队员数量越来越多,高博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扑在了队里。周末,高博要借场地给队友们上课,这次讲授急救的方法,下次教如何在火灾现场自救和互救……高博把自己所掌握的自救互救方法分门别类地整理出来,把这些系统的科学的救援方法教授给更多人。  搜救队的建设与发展不但要花时间,还要出钱。借场地上课要钱,买救援器具也要钱。上课不能凭空讲,要教会队员们如何正确使用救援器具,那就必须买来实物让队员们亲生体验,而且真遇到需要救援的时候,这些器具还能真正派上用场。  功夫不负有心人,高博通过努力自筹资金10万元,在2013年正式成立了上海城市搜救队。现在,搜救队已经有100多个志愿者队员了。  高博再次把他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只是要把这个梦想继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他把打算成立上海城市搜救队的想法告诉爸妈时,爸妈像过往一样,给他敲了警钟:“这是一件好事,但要做好并不容易。可能会有人非议,会质疑你的初衷,而你要为此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心血。你如果决定了,我们会支持你。”爸妈的话真的一一应验了。当他感到筋疲力尽、无人诉说、闪过放弃的念头时,高博会想起父母的话——这是一个男人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必须勇敢面对、勇敢承担!  虽然中国志愿者之路,尤其是救援志愿者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高博无惧而前行,因为他是一个有勇气和担当的人。

责编:传媒

民生理财
理财
武汉汽车资讯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