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神碑 第三十章 我还不够狠

2020-01-16 19:35:01 来源: 武汉信息港

王者神碑 第三十章 我还不够狠

神仙摇酒吧门面很小,在这一条灯红酒绿的街显得格格不入,顶着十年前的彩灯牌子,灯光暗淡,几处线路坏损,只剩下“神山”两个字。

周飞被一名染着绿毛的小矮子热切的迎接进来。

不得不说,里面的空间却非常的大,玩的人很多,男男女女伴随着dj刺耳的音乐,摇曳在舞池中,神仙摇虽然装修不好,但酒水实惠不掺假,果篮里面的水果都是生鲜超市里采购的,因此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的客人。

这里的女生分两种,一种是出来啪的,另一种是和朋友一起出来玩的。靠近厕所的桌子坐了三个女人,浓妆艳抹,露出一条条雪白的大腿。她们低头忙着切换不同的聊天软件,像阅卷老师批阅卷子一般,将不同的聊天者打分,划出三六九等。

周飞靠着边角独坐一桌,一打百威摆在桌上,他一口没动。开启神眼飞快的扫视着酒吧里的众人,他只有一个目标,找到刚子,询问出罪魁祸首!

正在他找人的时候,一伙人在拥簇中走进来,他们直接被侍者请进了包房,周飞看的清楚,来人乃是校园四霸之一“陈江”。

“刚子!”周飞开启了顺风耳,从嘈杂的闹声中寻找到这个信息,张开神眼望去。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三十岁出头,穿着一件白色背心,黑色牛仔裤,一头灰色吊睛猛虎纹身隐藏在背心下。

“你的手怎么了。”

刚子骂道:“妈的,昨天遇到了个疯子。原本只是想修理修理他,谁知道现在高中生是真虎。十多个兄弟在那站着,他还敢抽刀和我拼。”

周飞目光闪动,这是在说高英杰。

“当时差点吃亏,我一只手抓着刀身,那血就跟拍电影似的刷刷流。我照着他老二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踢个半废!”

周飞暗暗攥紧拳头。

“你们为什么和一个学生过不去啊?他在这欠钱了?”

“也不是,你也知道咱们这片都是陈雄罩着的,他儿子陈江,让我去弄四个人,一个叫高英杰,一个叫尹从生,还有两个叫侯什么亮和....周飞。高英杰内小子离我最近,但是收拾他收拾的有点狠,我寻思先消停两天,再去弄那三个人。”

“陈江!”周飞心底怒骂这个名字,他恨不得宰了这个小子。有什么事就冲我来,你总动我兄弟们干什么!

“多狠啊?”

刚子像是炫耀战功一样介绍:“他不是被我一个断子绝孙脚放倒了么,你不知道,他当时捂着那,那个惨叫跟杀猪似的!我当时太气了,得有六七年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动刀了,拿着刀在他脸上陷了一道深口子。给这小子疼哭了!刀拔出来的时候,都看见骨头茬子了。换谁谁不疼,这小子就一直瞪我,我他妈反手....”

周飞心喊:“卧槽你妈,我管你刚子软子!我今天必需剁了你!”

“我反尼玛!”周飞脚踩神宗步,速度极快,闪到刚子面前,一个反手巴掌,把刚子整个人抽飞出去四五米远。

“陈江,你他妈也给我出来!”周飞大喊,要在这大开杀戒,他大步迈到刚子身前,骑在他身上。

周飞眉头倒立,咆哮道:“你欺负人欺负的很爽是么,我告诉你,高英杰是我兄弟,你在他脸上留了一个印对吧!我他妈给你下面留一个印。”

抓起旁边一个酒瓶子,像是捣蒜一样,对着刚子下面一阵狂砸,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九转命格第一阶,一拳几千斤,直接把刚子的小弟弟砸成肉泥。

“啊...啊...”刚子惨叫连连。

酒吧里的人都像这边看来。

“这是谁啊!来这里闹事,内个被打飞的是刚子吧,十几岁就出来混,第一次被人抽的这么惨。”

酒吧里其他看场子的,涌上来,抽出白晃晃的尖刀,刺向周飞。

“不想死的,都他妈给我滚!”周飞抓起刚子的身体,当武器用,对着来人一顿猛抡。

“你他妈敢踢我兄弟!”周飞拿着刚子的身体,像扔标枪一样掷出,立刻将陈江包房的门砸碎。

里面的人还在和妹子卿卿我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刚子直接就昏了,就是醒过了以后那个估计也用不了了吧,周飞一步步走进去,气势暴涨,他在后悔,他不够狠,因为陈江他们不怕自己,所以才发生了这些事!

“周飞,你好啊!”陈江尴尬的对他摇摇手,心里却慌成了狗。

“我和凌方说的话,你没听到是么?”

“有话好说,怎么了?”一屋子人瑟瑟发抖,陈江吓破了胆。

“是你找人弄我们?”周飞已经走到他面前,陈江腿一软坐在地上。

“我该死,我犯浑!老哥,你有能耐别冲我使啊!再说同学一场...不看僧面看佛面!以后还要一起在学校里读书,低头不见抬头见,没必要做得太绝了吧!我爹他...”陈江不断扇自己巴掌,确实很敷衍那种。

“我帮你。”周飞冷冷道。事到如今,你搬出谁来都没用。

啪!

周飞一巴掌携卷着罡风拍在陈江脸上,他的脸立刻肿了起来,整个人一头扎进沙发里,却又不敢怒又不敢言。

“女生出去!男的留下!”周飞目光犀利的扫了一圈。

四名女生低着头走了出去,剩下七八个高中生,身材还算壮硕,可他们不敢惹周飞,能把酒吧看场子的刚哥打到昏厥,他们可不想尝试他的力气。

“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往死里打!”

陈江怒视他们,几人心悸不敢下手!

周飞坐在沙发上:“你们敢不打,我就把你们从顶楼扔出去,自己看内个叫刚子的裤裆,你们认为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

他把刚子给阉了!这绝对是个疯子!

“江哥,对不住了!”

几个人一人一脚轻轻地踩陈江,周飞抄起一个烟灰缸,扔过去,将其中一人钉在墙上。

“玩我?”

几个人真的怂了,对着陈江的身体,一阵猛踢。陈江看着自己曾经的手下,一个个反过来猛削自己,不由羞怒攻心,吐一口血,气的昏了过去。

北京肛肠医院正规吗
武汉肛肠医院咨询电话
贵州哪所医院治癫痫最好
沈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郑州妇科医院哪里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