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狂潮 第十章 鱼丸粗面

2020-01-16 20:15:57 来源: 武汉信息港

炼金狂潮 第十章 鱼丸粗面

时光匆匆流过,转移就过去了五年。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是一条看起来很平静的街道,街上的行人用各种不同的姿态行走在街道之上。

这看起来很平常的画面,在一个声音之后,就变得完全不同了,所有人的两眼发光,然后开始沸腾起来。

“叶家十三少来了,他要在笑雅轩宴挥霍败家了,位置有限,要去的赶紧啊。”

“啊,十三少又要败家了啊。”

“笑雅轩,我还从来没去过这么高档的地方。”

“哈哈,我今天要吃香的喝辣的……”

“……”

一时之间,整条街的人都开始扔下所有的事情,跑向街头那家最豪华的酒店——笑雅轩,同时还发出各种不同的欢呼。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叶家十三少虽然败家,但是也不会为人特意败家,如果你抢不到位置,他也不会特地叫人多设位置。

因此,现在大家要享受到这免费的午餐,就要抢位置,他们现在都在用他们或许这一辈子最快的速度跑着,恨不得自己多生两条腿。

关于叶家十三少的事情,整个帝都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他就是纯粹为了败家而败家,而叶家也对他的行为不加约束,任由着他乱挥霍。

有人粗略的统计了一下,这个叶家十三少在这几年挥霍了至少近百万金币,这足够让一个家族富裕好几代,也只有叶家才有这个财力任由着他挥霍。

只是很奇怪,为什么叶家能纵容他败家,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的特殊吗?这一点,所有人都觉得很好奇,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忘记去研究这件事。

“不好意思,已经本店已经没位置了。”就算有人快速跑来,但最后还是被店员拦在了外面,不是笑雅轩不想赚钱,只是没位置了,也没有办法。

“靠!你们怎么不扩充一下地方,这么快就没位置了。”一些不甘心的人大声骂道。

老兄,我们这里已经够大了,帝都东城区的酒楼就这里最大了,只是酒楼再大也不能让你们所有人都做都下,我们这里可不是广场。

这个时候,在酒楼之中,二楼栏杆附近的座位,这里可以看到整个酒楼的风光,而这个座位上坐着一个十来岁的贵族小公子,还有一个很可爱的虎族女孩。

“虎妞,他们这是在做什么?”贵族小公子拿着菜单看着楼下那热闹的场面,有点不解地问道。

“哼,他们是想要占便宜,少爷你就不能不挥霍不败家吗?”小虎女有点无奈地说道,关于这个问题她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遍,而得到的答案也是基本一致。

“不行,我的职业就是败家子,我要挥霍,我要败家。”贵族小公子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道,也许他这一生说得最严肃最认真的就是这句话。

“真是拿你没办法。”小虎女摇着头,然后就去想该怎么节省自己少爷的败家,她虽然阻止不了其败家,但是却可以让他少败家一点。

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小虎女在一边节制着贵族小公子的挥霍,不然的话,他将败的更多,可以说要在现在的基础上翻上几倍。

“点菜了,小二,给我来一份鱼丸粗面。”贵族小公子很直接地点上他最喜欢吃的一样面食,这也是小虎女经常做给他吃的东西。

貌似她很喜欢吃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猫族。

小二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没有粗面。”

这里是高级地方,对于这些比较平民化的东西就很少,而这个小二似乎也不想让这贵族小公子吃这些,这样他们就没什么赚头了。

这个也是他在得到老板的支持,老板就是想要狠狠的宰一顿叶家十三少这个大肥羊,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时贪心的想法,竟然会给自己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

当然,这中间的原因还有是因为他们这里觉得是高档地方,不应该给叶家十三少这些低级货色。

小公子看着菜谱,说道:“哦,来碗鱼丸河粉吧。”

小二再次沉默,说道:“没有鱼丸。”

小公子说道:“哦,那牛肚粗面吧。”

“……,没有粗面。”

“那要鱼丸油面吧。”

“……,没有鱼丸。”

“你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还说什么高级酒楼……那就要墨鱼丸粗面吧。”

全场汗颜,这个叫别人什么都没有吗,是你自己的问题,这个叶家十三少果然是脑子有点那个。

“没有粗面!!”小二想要哭了。

“又没有?麻烦你来碗鱼丸米线。”

“没有鱼丸!!”杀了我吧。

小虎女忍不住了,说道:“少爷,他们的鱼丸跟粗面没有,就是所有跟鱼丸和粗面的配搭都没了。”

叶家十三少说道:“哦,没有这些搭配啊……麻烦你只要鱼丸。”

轰,全场皆倒……

“没有鱼丸!!!”

“那粗面呢?”

小二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摔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他是怎么了?楼梯在那边,这里又没有。”叶家十三少看着地上的小二,然后慢慢地说道。

“少爷……”小虎女摇摇头,一副无奈地微笑着。

“虎妞,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是换一家吧,这样的地方以后就不要再来了。”叶家十三少站了起来,随便扔了点茶钱,然后就下楼了。

当然这个茶钱对于小虎女来说,还是太多了,她很是迅速的拿出一个铜币,将桌子上的金币换掉,这也是她经常要做的事情。

“??走了?”

看着这个小公子下楼准备离去,所有准备白吃白喝的人都呆住了,这个小少爷要是走了,那我们这一顿不是要自己花钱买了吗?

“十三少……”有人发出一种提示声,希望这位小公子留下什么话或者钱币来。

“你们慢慢吃,不用送我了。”小公子很有礼貌地说道。

“少爷,我们走。”看到这个情况,小虎女很干脆的拉着小公子快步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些人要什么,而她也知道以自己少爷的迟钝,绝对不可能想到自己还需要挥霍败家给他们付账。

PS:新书冲榜,喜欢这本书有推荐票的兄弟投点!!!

深圳曙光牙
长春看牛皮癣最权威的医院
贵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清远治牛皮癣费用
中山白癜风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