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之养鲲系统 第115章 一百字一十五章 历山风云

2020-01-16 20:53:22 来源: 武汉信息港

山海经之养鲲系统 第115章 一百字一十五章 历山风云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马上进入了九月,秋老虎还是威力十足并没有一点要凉快下来的意思,前几天七夕节刚过,作为一个单身狗,目睹各种秀恩爱之后,张乔选择乖乖待在宿舍看电视,免得出去看到别人成双成对,晃瞎狗眼。

这段日子张乔每天按时喝血,当日的那种嗜血冲动就再也没出现过,苍白的皮肤似乎也有一了血色,张乔的样子只是像一个长期不见阳光的文弱书生,显得正常起来。“也许这样下去,我也能过正常人的生活?除了要喝血,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张乔愉快的想。

他不明白的是,如果把嗜血冲动比作一只猛兽,你每天好吃好喝伺候它,也许吃饱喝足的它能够安安静静和你和平共处,但猛兽毕竟是猛兽,猎杀的本能写在基因里,哪天激发了它的凶性,它很有可能转眼将你撕成碎片。

又是忙碌的一天,张乔加班到了八点,想想这时候食堂肯定没饭了,没办法只能到路边小餐馆炒个盒饭将就对付一下了,走在路上张乔才发现不对劲,道路的两边全被人用石灰画出了一个又一个圈,有的人正蹲在旁边烧纸,一张张纸钱放进火堆变成飞灰,火光照映在周围人的脸上,显示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原来今天是七月十四啊!”,张乔恍然大悟,传说七月十四是鬼门大开的日子,也是中国传统的重要节日——中元节,道家称中元节,佛教称“盂兰盘节”,而民间就直接称呼为“鬼节”了。

佛教传说里释迦牟尼佛的重要弟子目犍连,修为高深,神通广大,但其母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变成恶鬼,受饥火焚身之苦,目犍连看到后十分痛苦,运用法力变为食物拿给母亲食用,没想到饭一到母亲口中就化作焰灰,目犍连大声向佛祖哭救,佛祖告诉他,必须在每年七月中以百味五果,置于盆里供养十方僧人,集合众僧的力量,以莫大功德济度其母,目犍连依意行事,其母终得解脱。盂兰盆就是解救倒悬痛苦的意思。

七月十四这天,鬼门大开,百鬼夜行,传说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时候,在这天,各地的百姓无论贫富,都要备下下酒菜、纸钱祭奠亡人,而地狱中的饿鬼也会出来,平时饿鬼们贪心饥渴,永远无法被满足,要不就是饮食入口化为火焰,要不就是咽喉只有针尖大小,食物无法吞咽,受尽饥渴折磨,只有在这天才能解决饥渴,获得解脱,所以佛教徒都会举行法会,普度六道众生。

张乔想起了每年这个时候,爷爷都会在夜深人静之时,跪在院子里,先用石灰撒几个圈,说是把纸钱烧在圈里就没有孤魂野鬼来抢,然后一个圈不封口,这是烧给孤魂野鬼的,一堆一堆的烧着纸钱,一边不住的念叨“某某某,来领钱了”,现在爷爷早已不在人世,不知道爸妈现在是不是也在店门口为他烧钱祭奠呢?想到这里,张乔一阵感伤,一阵阴风吹来,纸钱烧完的黑灰,在风里打着旋儿向张乔飘来,落在了他的身上,张乔顿感晦气,饭也不想吃,就掉头回宿舍了。

“小时候爷爷经常讲,七月半,鬼门开,晚上不要出门,更不能踩到别人烧完的纸灰,鬼魂会认为你是和他在抢钱的,更要关紧窗户,早点睡觉”没人提醒,张乔根本不知道阴历日期,早知道七月半,张乔也不会大半夜出门了,“不对啊,他们是活人时我是医生,为了他们的生命而奋斗,与他们并肩作战,现在他们死了,我是僵尸,他们没道理害我,也不能把我咋样吧!”张乔转念一想就释然了,“再说如果真的有鬼的话,就出来让我看看。看看到底僵尸厉害还是鬼厉害”。

成为僵尸这么久,除了皮肤增加了点硬度,张乔并没觉得自己多了什么了不得的能力,不过每天如同吃饭一般,准时十二点要喝一小管血液,张乔身上,宿舍里都随身携带了几管血液,里面加了抗凝剂,不会有凝固的危险,每天要喝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解决问题,非常方便,眼看着时钟走向了十二点,张乔拿起一管血准备每天的例行公事。

“恩,十八岁的女孩,今天下午才来的血,味道肯定不错”张乔拧开试管塞,如同品尝红酒一般轻轻摇晃起来,轻轻啜饮一小口,张乔细细的品味味道,不知道为何,平时喝血都是一种满足感,只有量达到后才会有饱腹感,今天才喝了这么小小一口,就感觉肚子胀气,似乎传达了一种吃饱的感觉,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胸口感到气闷,疼痛起来。

“不对啊,平时喝都好好的,今天喝怎么这么不舒服,难道这血过期了?难道僵尸也会食物中毒?”张乔满头问号,“不管了,说不定是量太少了,我多喝一口试试看”说干就干,张乔举起试管再喝了一大口,这口血就彻底坏了事,如同一个火星进入了炸药堆,血液如同一条火线从喉咙直到胸口,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反应,心脏瞬间变成了一台打桩机,“扑通、扑通、扑通”每一次的收缩和释放都仿佛用尽全力,心跳速度瞬间从九十次飙升至两百多,每一次心跳声都是耳边响起的一个炸雷,这力度似乎有东西要从胸口破壳而出。

心脏的收缩越来越用力,它的释放也就越来越有劲,把更多的血从身体各处收回,把更多的血从心脏里泵出,“不好,我的嗜血冲动越来越明显了,宿舍里的血根本不够,我要去科室!”张乔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劲,好久未见的嗜血冲动又重新浮现在脑海,让他去撕咬皮肤,去追逐鲜血。

一边跑一边小口的喝着库存鲜血,张乔生怕自己控制不住而伤害了任何人,如果这样那么他平静的生活肯定被毁了,也不知道爸妈会怎么样,走到宿舍楼下大门口,门卫大爷已经熄灯睡觉了,懒得浪费时间喊他起来开门,张乔双臂用力,两腿使劲一蹬,直接跃过了铁门,要知道这铁门上全是尖刺,平时爬都是小心翼翼,今天居然直接飞跃过去了,张乔仅存的理智没有关注这奇特现象,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字——血!!!

终于走到科室门口,幸好里面的门出来的时候图方便没有关,张乔偷偷潜入存放废血的冰箱,这里有足够的血液,化验室规定,所有血液要到冰箱里保存七天,方便随时复查,有的比较重要的标本,甚至要保存一个月,现在张乔面前四个大冰柜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各种颜色试管装着的血液。

冰柜里玻璃上倒映出张乔现在的样子,整个眼睛,瞳仁白的刺眼,布满了血丝,而这血丝居然不是红色,而是呈现出诡秘的暗紫色,嘴边似乎正有獠牙在缓慢伸出,胸口正不正常的大幅度起伏,简直像是一个妖孽。

顾不得有病没病,顾不得给每个试管里留点血,防止有人检查,打开冰柜门,张乔只有一个动作,拔开试管塞,一饮而尽,拔开试管塞,一饮而尽。有时候甚至觉得这样不过瘾,张乔一口气拔开五六个塞子,仰头使劲把血倒进自己嘴巴里。这满脸鲜血的恐怖模样,活脱脱一副地狱饿鬼的样子,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张乔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流在脸边嘴角的血,诡异的直接渗进皮肤,不见踪迹。

终于,到了一个临界值,好像打破了什么东西似得,张乔甚至感觉自己听到了碎裂声,这一刻猛烈的心跳声,强烈的嗜血感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种解脱感,如果蜕皮的蛇经历了种种磨难终于褪去死皮,解脱掉束缚,全身上下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自在,心脏在缓慢跳动,胃肠在轻轻蠕动,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在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张乔似乎看到了自己身体的内部,在自己的心脏处,似乎盘旋着一股微弱的绿色气流,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随着血液去往每一个器官,回来时这抹绿气好像又加深了一分。

张乔的思绪从体内向周围发散开去,他似乎多了一双眼睛,天地在他的眼里变得格外的不同。

人类的眼睛只有三种视锥细胞,根据所看见光的波长来识别颜色,可见光中的大部分颜色由我们能识别的三原色红、黄、蓝组成,他们互相混合成各种颜色,太强就呈现白色,强度都为零,就是黑色。组成了我们眼中的世界,而深海中的螳螂虾有十六种视锥细胞,它们眼中的世界到底是多么的美丽与丰富多彩,人类根本无法想像。

张乔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螳螂虾,整个世界的细微之处一览无遗,而且天地之间似乎充斥一种奇特的物质,无处不在,但又无形无质,张乔的身体似乎正在吸收这种物质,每一个循环就让体内绿气得到增强,张乔心中明悟:“今天是鬼节,天地至阴之时,恐怕这就是传说的阴气吧!难怪今天自己有这么大的变化”

阴气慢慢褪去,张乔的思维触手也回到了自己体内,看样子鬼门已关,这样子感悟天地的机缘不知道何时才有了,张乔开始研究起自己体内的绿气来,按照书中的说法绿色尸气,是太阴之力作用的结果,也是绿僵的标准,而且到了这个阶段,张乔似乎有了内视的能力,能够返照自身,把身体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一团氤氲之气正乖乖盘旋在胸口,按照道教的说法,应该是在中丹田膻中穴的位置,古人说中丹田是藏气之府,看样子也有一定的道理,阴气消散后尸气的增长速度也慢了下来,张乔集中精神,看能不能调动这股绿气,没想到心念一动,绿气就仿佛

苏州圣爱医院的电话
北京德胜门医院看病贵吗
安顺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贵州治好牛皮癣费用
治疗白癜风医院河北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