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彰华裔女性参政贡献美加州州务卿大楼以余江月桂命名“毕业”

2020-03-27 15:13:26 来源: 武汉信息港

摘要:串一边给她妗子洗头,一边宽慰:“要知父母恩,怀中抱儿孙。白琪两口子把孙子看大了,就来接你喽……” 白宁白琪一个姑,早早去世,姑父拍屁股走人,一去杳无音信,扔下一棵独苗老根。老白心疼外甥,照看长大。老根二十六时,从山里引回了媳妇,叫梁串。按理白宁白琪应该喊她“表嫂”,可姐弟俩几十年了就没叫过。白琪说:“梁串七窍通了六窍——差窍。”白宁暗地里也跟着喊。不信,你看梁串干的这些臭事。
新婚后头一个大年初二,老根骑着自行车,载了新媳妇,提着四色礼来拜年。一进门,梁串兴冲冲地照着老白夫妇说:“舅,妗子,过年好!”老白鼻子哼了一声,头扭过到一边。老白婆娘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声:“来了,坐。”老根窘得脸红,双手不停搓着。原因很简单,老根捂了“地膜娃”。他俩头年九月结的婚,现在厚棉袄遮不住媳妇尖尖的肚皮,织锦缎的罩袄衫子被撑得前襟翘起,已经显怀了。
白宁和弟弟白琪看着新客,嗤嗤笑着。老白婆娘眼睛一瞪:“出去耍去,不懂礼数,丢人现眼。”梁串似乎没有听到,说:“妗子,你做饭呀?我给你帮忙。”
第二年,老根一家三口又来拜年了。梁串抱着娃,儿子七八个月了,长得虎头虎脑,只是鼻涕流得过了黄河。“叫舅爷,洪斌。”梁串对孩子说。“分明就是掏腾人,让人给娃发钱哩。”老白婆娘一转身,小声愤愤地说。
吃饭时,男人们坐在八仙桌前划拳喝酒吃菜。这梁串,别人一礼让,她竟然也上桌去了。“掂不来自己几斤几两,舅家的老鼠比猫大,她妗子在灶间忙活,外甥媳妇坐在桌前当客。这真是差成色,少眼色,名字叫个不足色。”白琪在灶房嘟囔着,把一碗面重重地墩在梁串面前。老根一家走后,老白婆娘一边洗碗一边给俩娃说:“梁串是六月的萝卜——少窖(教),你俩看好了,长大了不懂礼数,丢人现眼。”
第三年春节,梁串一家又来拜年了。这次是四口人,他们添了个丫头,三个月大,小被子裹着抱来。老白一见,就责怪老根:“娃小,就不来了嘛。一回不拜年,我就不是你舅了吗?”说着让梁串赶紧抱着孩子上热炕暖和着。梁串一边脱鞋上炕,一边说:“我妈殁得早,老根就您一家亲人,该来。亲戚亲戚,越走越亲,越撂越淡。”
过了一会,白宁的小姨等客人来了,乌泱泱一屋子人。梁串的小丫头片子开始啼哭,梁串她抱起孩子,当着众人面,撩起衣襟,把那白花花的罐罐奶头直接塞进了娃嘴里。喂完奶,又从炕上起身,准备端娃撒尿。没成想,她三挪两颠,“扑通”一声响,屋子里黑灰弥漫,炕塌了。
众人七手八脚,咳嗽着,说笑着,把那娘俩从黑乎乎的炕洞里拽了出来。老白婆娘实在忍不住了,开始数落男人:“整天叫你换炕泥坯,你说再搞一下,冬天就过去了。这下好啦,今晚咱一家人,睡在雪地里。”老白自知理亏,默不作声。老根狠狠地剜了媳妇儿一眼,梁串脸上抹得五麻六道,灰溜溜抱着娃立在一个墙角。
每到春节,老根带着媳妇娃娃一次不落地来拜年,梁串出尽了洋相。一晃二十年过去,白宁大学毕业后早已出嫁,弟弟白琪在家务农,也已成家。
梁串进门后第二十一年的春节,老白家的年过得悄无声息,原因是老根死了。老根进城打工盖楼,从脚手架上跌落,当场摔了个稀巴烂。老白痛哭一场,可怜外甥年纪轻轻,死得恓惶。外甥媳妇梁串,唉,她能为老根顶门立户吗?谁知早饭的碗才放下,梁串带着俩娃来了,一进门,哇哇大哭:“舅啊,妗子啊,我难过得很!人家欢欢喜喜过年,我想老根想得心里猫抓一样……”惹得老白和婆娘老泪纵横,这些年,他们早已经把老根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
痛哭一场后,梁串反过来安慰俩老人,自己能顶住男人家门,好好挣揣日子,一定给小子娶媳妇,把念大学的闺女供出来。没了男人,梁串突然开窍了,会过日子会说话。她经营果园卖豆腐,四季忙得团团转。给小子盖房娶媳妇,供女子读完大学又上了研究生。梁串把舅和妗子当公婆,遇事来讨主意,老白两口和白宁自然能帮就帮。白琪一见梁串来,却嘴一撇,“成不够来了”,抬脚走人。
2000年春节拜年时,梁串头一次嘴里出子不利落,嗫嚅了半晌,却没说个啥。老白婆娘心里明得跟镜一样,干脆直接把话挑明了:“老根走了十来年了,串你任务完成了,责任也尽了,想走就大大跷一步,我和你舅没意见。”梁串一听此言,竟然“扑通”跪下了,重重给老白两口子磕了仨响头,含泪而别。她在县城,给自己找了个摆水果摊的男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梁串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老白两口却晚景凄凉。他们俩也进城了,但进得窝心。他们更没料到,出门容易,进门比登天还难。
白琪一家早早盖了新房搬走了,村子老窑洞统一复垦,老两口没了去处。儿媳不松口,他们进不了儿子的家门。白宁将父母接到了县城自己的家里,女婿没意见,可老人觉得养儿防老,自己让女子养活着,住在人家屋檐下,总是低眉下眼。一天到晚,唉声叹气。
去年,白琪两口子要去青岛看孙子去了。白宁去说事,提出让老白两口回白琪家住,一来可以替儿子照看家,二来他们实在想回村子,老白祖祖辈辈的根在村里。可儿媳一蹦三尺高,双手往腰间一叉,质问老娘舅:“我盖房,他们是添过一毛钱,还是买了一块砖?他们凭啥住我的房呢?他供女子上学,出来端的是铁饭碗,吃的是轻省饭。白宁养活娃她爷她婆,理所应当。”白琪的老娘舅盯着外甥,白琪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白宁她妈一生好面子,一听此言,拍着桌子狠狠骂了一句:“我就当没有这个儿。”话一出口,栽倒在地,不省人事。送进医院救过来了,却落了个半身不遂。
白宁的负担更重了。
弟弟白琪一走了之。
梁串倒来得更勤了。春节拜年自不用提,现在八月十五送月饼,端午节前提粽子,平日里来不是拿一把香蕉,就是揣几只硕大的香瓜。来了放下东西,就给白宁她妈擦洗身子洗衣服做饭,陪着老太太东家长西家短拉呱。
“在谁家不是一住,呆在你儿屋里能咋?女婿又不说啥,多好。舅,妗子,你心放宽吧。”梁串话多。
白宁她妈背着女子,给串嘀咕:“我当妈的嘴上是不是太毒了,老天爷惩罚我害了这死不下活不旺的病。”
梁串一边给她妗子洗头,一边宽慰:“要知父母恩,怀中抱儿孙。白琪两口子把孙子看大了,就来接你喽……”
今天晴得朗朗的,白宁刚洗出母亲弄脏的床单,抖擞着拉开在楼下的绳子晾晒。
“宁——”有人叫她。
白宁抬头一看,梁串又来看她舅她妗子来了,怀里抱着个大西瓜,身穿一件大花短袖,腿上绷着黑色打底裤,体格健硕,大着嗓门径直走来。
“表嫂,屋里坐!”隔了三十年的光阴,白宁终于响亮地喊了一声表嫂。
一串泪水,从梁串苍老的脸颊滚落。

共 25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弘扬正能量的小说。小说刻画了一个心地善良、大大咧咧、孝敬长辈、敢于和命运抗争的女汉子形象,小说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对比鲜明,突出主题,白宁白琪两兄妹对父母的态度,白琪与梁串对老人的不同态度,都让我们看到梁串善良的心灵,百善孝为先,传递了正能量。语言犀利且富有生活情趣,极具感染力,读后人物栩栩如生,对于梁串的率直淳朴,我们忍俊不禁;对于她在老根死后,撑起家庭,照顾儿女,我们心生佩服;对于梁串给病中的妗子梳头,我们直竖拇指。终于,一声“表嫂”,是白宁对梁串的认可,是社会对梁串的肯定。小说值得细细品味,推荐共赏!【实习编辑:张引娣】【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1418】
1 楼 文友: 2017-08-12 17:25:07 老师文章精彩,祝愿佳作不断!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8-12 19:55:10 感谢编辑,初次写小说,您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7-08-14 16:47:5 小说的叙事,还不够简洁,我要努力!
 楼 文友: 2017-08-14 22:01:59 人物语言生动,刻画精美。
拜读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7-08-14 22:48:10 感谢你的鼓励!
4 楼 文友: 2017-09-10 11:20:42 一个生动形象的普通农村女子的典型,表嫂,不能只看 表 ,更要看到 心 ,朴素、善良,没多少文化,也少有礼数的表嫂最终凭靠热情、真意,温暖了人心的冷漠。亚亚,好文章,点赞! 妙处难与君说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9-10 14:46:41 感谢老哥哥点评!便秘治疗偏方小妙招
溃疡性结肠炎能吃维生素D吗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