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入编被逼婚一族有颜有钱成硬指标

2019-07-23 02:45:35 来源: 武汉信息港

90后入编“被逼婚一族” 有颜有钱成硬指标

家人选婿设“三道防线”:有颜,有钱,有学历

同样是在父母的朋友圈里“夹菜”,甘肃姑娘梁亦可对于家人的话近乎完全服从。她来自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如今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由于自幼家教严格,感情经验不足,她的父母担心女儿在找对象这件事上没有辨识力,便以经济能力不足为由,否定了女儿首次自由恋爱的成果,转而从自己的圈子里“淘宝”。

大学、专业、恋爱……梁亦可人生的每一件大事都是父母拿主意。其好朋友肖俣以旁观者的姿态评价道,梁家的要求分三道门槛:若是家底富足之辈,那么长相看得过去、学历本科即可;如若不是“款爷”,则对方须是研究生;要是对方为家族企业的“公子哥”,则对学历没有任何要求。

但肖俣认为,“这不是拜金,是想给女儿既有保障又有品质的生活,所以才比较看重经济实力,这个我也赞同。”他同时说,自己的这位朋友没有恋爱自由,但也应该看到,“她对家人过于依赖。”

有声音指出,虽然今天的年轻人往往受过比父母更好的教育,有更广的见识和生活前途,但并未撼动父辈的权威。子女的发展严重依赖父母的投资,受教育要父母出学费,就业要父母找关系,买房要父母出首付,工资菲薄或失业要“啃老”,“拼爹”式的生存竞争让他们未必情愿地维持着与父母的紧密关系,强化原生家庭对他们的控制力。因此,现代年轻人仍然严重依赖原生家庭。

不愿离开父母关照的温床,却渴望初尝自由择偶的滋味,这个寒假,梁亦可终遵父母之命,和“已过审”的对象“接触看看”。

为“反逼婚”,青年走上街头

有评论认为,由于过去人们价值观里有适龄成婚、生活要遂父母心愿的因素,所以从前鲜有逼婚现象。如今时代转变,父母一代仍以传统生活模式规制下一代,但年轻人已经开始在观念和行为上产生了某种不顺应,终造成了代际间观念的分裂和冲突。

这种情绪在今年2月伊始曾得到一次小规模爆发,一组“上海女青年举牌抗拒父母春节逼婚”的图片引发舆论关注。图片中,五名女青年高举“妈,过年别逼婚”的标语现身闹市区,以无声的方式抗议家人和亲友的逼婚行为。

这次行动的发起者之一李立霄是名90后男生,据他介绍,这次行动中有名参与者已经28岁,被家人每周组织一场相亲,如此安排令人身心疲惫。“这已经不能再奇葩了”,李立霄说。

谈到自己,李立霄直言,自己虽然有女朋友,但双方的父母都恨不得孩子们今年就完成婚姻大事,“好烦,孩子都养不起,结婚等着离么?”

李立霄说,希望通过上街举牌让更多的人关注被逼婚的群体,也希望各位父母亲戚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想传达的并不只是“反逼婚”,更重要的是“主宰自己的人生”。

另据李立霄介绍,和大家结识于络已经一年有余,看到他们整天吐槽自己被催婚的事情,自己便鼓舞他们“把幸福握在自己手中”。虽然大家是友关系,但李立霄坦言,“其实有时候,人更愿意跟陌生人倾诉,没有负担。”

不过十天时间,李立霄为剩女建立的群人数已近200人。在这些频频闪烁的弹窗里,既有年轻人的彼此鼓励,也装着他们的孤独、埋怨和不快乐。

面对亲戚催婚,直言“关你屁事”

“你自己条件不好,就别挑三拣四了!”妈妈的这句话横在张闰虎心里已经很多年。自打2010年成为“北漂”以来,这位自称从湖北“小地方”走出来的小伙子直言,目前尚无对象,对于家人的催婚无能为力。

张闰虎说,混迹媒体圈的这些年,和自己相处较好的异性朋友并不在少数。然而,婚姻非儿戏,且自己物质基础不够硬、心理上又没建设,“所以只有硬着头皮慢慢来了”。他还说,自己曾有找个朋友帮忙应付下家人的想法,但又“不想骗父母”。

另一边,张父张母的催婚旗帜从未倒下。“你的同龄人的娃都快上小学了”,“我和你爸在家没事,有个孩子会很好,等我老了就带不动了”……这让张闰虎又无奈又内疚:“就是因为怕被催婚,我才开始不爱接爸妈的,有时越讲越生气就会撂”。他还说,因为父母20岁就生下了自己,所以看到儿子的婚事一直“没消息”就非常着急。

如此催婚,对于不少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更像一场“持久战”。前脚刚迈入30岁的门槛还没站稳,王三妹的老家亲友团就向她投来猛烈的“炮火”。由于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这位东北姑娘直言,“我已经可以自如切换对各类‘殷切关怀’的屏蔽功能。”

“记不住他们怎么催的,但我都会回答‘关你屁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王三妹说,这就是她真实的回复,也是让对方闭嘴的快办法。

“如果家里有婚姻不幸的,我就说:总比离婚带着孩子一个人过好。”王三妹并不避讳谈及自己这种没有礼貌的“补刀”。在她看来,这些亲戚的场面话并非发自肺腑的关切,对未婚女青年的催促“都是没事儿闲的”。

到底多大才算被“剩下”?有调查显示,多数女性认为岁没有结婚的男性是纯剩男,而多数男性认为岁没有结婚就是剩男。多数女性认为岁才会被称为剩女,但八成男性认为女性一过30岁就是剩女。

即便眼看今后报年龄就要以“30”起跳,但王三妹说,自己仍然期待爱情,也非常享受单身生活,而“剩女”不过是一个鲁莽的标签。(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完)

原标题: 90后入编“被逼婚一族”有颜有钱成硬指标

稿源:光明

作者:张璋

巴彦淖尔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莱芜哪家治疗妇科好
西藏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