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符神第四百七十四章彻底爆发

2020-01-21 16:08:53 来源: 武汉信息港

至尊符神 第四百七十四章 彻底爆发

“好可怖的威势!”阿布杜拉立在阵前,双手紧握魔杖,将全身的魔力不顾一切地贯入其中。面对辛焱这般可怕的对手,即便是他也不敢有任何地掉以轻心。

不止是阿布杜拉,在场的每一个魔军都感觉到一股可怖的威压降临在自己的头上,那感觉就像末世将临一般,所有魔兵魔将都为之颤栗!

“结成龙蟠阵!”阿勒颇突然大吼一声,命令魔兵魔将结阵,以抵御辛焱这势不可挡的一击。众魔军这才如梦初醒,纷纷聚扰在阿勒颇的周围,结成了龙蟠阵。尽管已经结成了龙蟠阵,可是不知为什么,阿勒颇还是感觉到一丝的不安,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始终萦绕在他的心间。

“前面有大帅挡着,我又位于龙蟠阵的中央。怎么可能有危险呢?”想到这里,阿勒颇轻轻地摇了摇头:“或者是这些日子以来,连番的厮杀征战,让自己也变得神经兮兮起来吧。”

龙蟠阵是魔军最经典的防守战阵之一,防御效果极佳,特别是在应对帅阶以上高手攻袭时,别具神效。按照一般的情况,以五千人的战部结成龙蟠阵就足以抵御帅级初阶的高手攻袭,以两万人的战部结阵相护,就算帅级顶阶的高手来袭,也难以撼动大阵分毫。

在阿勒颇看来,辛炎的实力与阿布杜拉不过是在伯仲之间,有阿布杜拉在前面挡着,他根本难以威胁到身在大阵之中的自己。

想到这里,他的心下稍安。可是他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阿布杜拉在刚才硬扛无双城修者发出的天罡神雷时,受了不轻的伤,再与辛焱硬拼的话,伤势一定会加重的……

“该死!”一想到此节,他不由心中咯蹬一下,感到后悔莫及。阿布杜拉是三军统帅,若是他有所差池,又或者因此而加重身上的伤势,他绝对百死不足以赎其罪。

阿勒颇跟着阿布杜拉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深知他的脾气――最恨贪生怕死,不能忠心护主之辈,对这种人他从来不心慈手软。而他对阿罗约兄弟的处置,就是一个明证。

“唉,这下完了。”阿勒颇顿时汗如雨下,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节,所布下的不是虎翼阵,而是这个该死的龙蟠阵。

可是,现在想要转换阵法,已经太晚了,因为辛焱已经杀了他们的面前。他也第一次看清了这个传说中战无不胜,无所不能,在无双城修者心目中犹如神诋一般的存在。

只见辛焱全身全身被笼罩在一套淡青色战甲之中,连脸都包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他双手高举着一柄光彩缭绕的大斧头,浑身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杀意,威风凛凛,恍若天神下凡。转眼之间,辛焱已是来到阿布杜拉面前。

“杀!”

辛焱没有任何废话,抡起斧头就照着阿布杜拉当头劈下。

这一斧没有任何花巧之处,纯粹只是简单的当头直劈。

没有人会想到,辛焱的攻击竟会如此简单和直接。即便在同样崇尚简单和粗暴的魔们看来,这一斧也过于简单和直接。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无不惊异于这一斧的霸道无双。阿布杜拉也不敢有丝毫地怠慢,他挥动手中的魔杖,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迎向辛焱的斧头。

他的招式同样的简单和直接,同样的霸道和粗暴。

“当!”

只听得一声沉闷至极的爆音,震得所有人的心都差点跳出来!

辛焱的斧头和阿布杜拉的魔杖毫无花巧地碰撞在一起,没有夺目的光彩,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动。只有地面陡然一颤,转瞬间,一股剧烈地波动以辛焱和阿布杜拉拼斗的位置为中心,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整个大地就像波浪一般起伏,这股冲击波所到之处,地面的树木无不为之摧折,山岳也为之崩摧。

“杀!”

几乎是在同时,辛焱和阿布杜拉俱是大喝一声,双方再度高举斧头和魔杖,向对方杀了过去。双方向是约好了一样,所有的招式都是最简单粗暴劈砍挡架,没有任何的花巧。

很快双方就连拼了好几记,辛焱的虎口早已震得出血,但是他依旧咬牙死撑,阿布杜拉更惨,几记硬拼之后,他的神色竟然有些萎顿。

斧头和魔杖之间的碰撞越来越剧烈,撞击的闷响却比起之前更加低沉,但这些闷响传到观战的无双城修者和魔军的耳中,却如同有人拿着一把大锤在敲打心房一样,个个都是气血翻腾,脸色发白,个个站立不稳!

“保持战阵,不要慌乱。一点一点地向后退。”

南宫云珊见状,果断地下达了后撤的命令。

而在另一边,阿勒颇也指挥着魔军,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去!

……

转眼之间,辛焱和阿布杜拉已是对拼了十多记,不过,他却丝毫也不现疲累之色,胸中的战意反而攀升到顶点!

他身上的战甲金光凝现,覆盖在每一片鳞甲上,就像在战甲上镀了一层薄薄的金铂一般,这让辛焱看上去就像一尊金甲战神,更添了几分威风。他手中的斧钺七彩光芒吞吐不定,有若跳动着的火焰,挥动之间隐有风雷之声!

“这个家伙到底是修者,还是魔族,他的肉身怎么会如此强悍?”

阿布杜拉越打越心惊,他之所以会选择与辛焱近身搏杀,是源自于对于自己的信心。阿布杜拉出身于魔族的墨蛟一族,血脉肉身即便是在魔族之中,也堪称强大之列。按照他的想法,以自己强悍无比的肉身,与辛焱这样的修者近身搏杀应该完全没有压力。

没有想到辛焱竟然强悍到了这般地步,竟比身为墨蛟一族的他还要强大许多。若是他之前没有受伤,倒还好些,可以与辛焱一拼。

可是他为了帮手下的魔兵魔将挡下那三波天罡神雷,已是身受重创。与辛焱一连番的硬拼之后,他的伤势变得愈加严重,再拼下去,只怕会伤损元气。可是他眼下已骑虎难下,只能咬着牙硬撑下去。

“这个害人精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

若夕等人看着辛焱的表现,俱是一脸地震惊。原来她们还担心辛焱对付不了阿布杜拉,谁知道辛焱的实力远远超乎众人的想像,他居然可以单凭肉身之力,就将一代魔帅阿布杜拉打得节节败退。

幕容雪月兴奋得满脸通红,说道:“我看他这次突破之后,实力只怕已经赶得上渡虚高手了。”

星芸也道:“嗯,我也这么看。从他展露的水平看,已凌驾于最顶阶的大乘高手之上了。”

顾双飞道:“这个害人精真正厉害的还他那个全是鬼点子的脑袋,一会儿铁定有这个阿布杜拉好看。”

对此,众人一致表示同意。在她们看来,比起辛焱那穷出不穷的手段来,他那一肚子的坏水,专门敲黑砖砸闷棍的行事作风,才是真正可怕的杀招。

……

辛焱却越战越勇,不知不觉中他的双眼竟变成了纯金之色,赤红色的瞳仁犹如燃烧着的血色火焰,让人望而生畏。

“去死!”

他突然暴吼一声,声如惊雷,观战的所有魔军心魂都为之一颤。

他手上的斧头轻轻挥出,没带出半点啸音!

但是他的斧头才落至半空,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意已把阿布杜拉牢牢锁定,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压在他身上,阿布杜拉拼命对抗着这种压力,脚下的地面寸寸崩裂,地火融岩从裂缝中奔涌而出,将大地变成一片火海!

在刻不容发之际,阿布杜拉发出了一声龙呤般的厉啸,他的面容扭曲,散发出一股极为凶厉煞气,身形硬生生地拔高一丈有余,竟挣脱了辛焱的威压。

《蛟魔杀》!

这是阿布杜拉所在的墨蛟一族的独门绝技,在生死危机关头,可以燃烧龙魂,激发出全身的潜能,与敌作殊死一搏。

“咚”

辛焱的斧钺挟着可怖的威势与阿布杜拉的魔杖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一股剧烈的冲击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横扫开来,所经之处皆成废墟。

在南宫云珊和阿勒颇的指挥下,无双城的战部和魔军已是退出了老远,双方也全力发动战阵进行防护,可是还是被波及到了。当冲击波来袭之时,双方战阵中的每一个人无不心头一震,灵力几乎失控,一些修为低下者更惨,他们竟被震得吐血,几欲晕倒。

阿布杜拉“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他脚下虚浮,拄着魔杖,竭力挺直腰身,却仍是大声喝道,“好!”

辛焱也好不到哪去,被震得口鼻流血,耳中嗡嗡响个不停,他死死地盯着阿布杜拉,全身散发出浓烈的杀气,有若凶神。

“杀!”

辛焱再次举着斧头,向阿布杜拉杀了过去,阿布杜拉也不甘示弱,挥舞着魔杖与辛焱战作一团。

“日你妹子的!居然连哥的地盘也敢动,这不是找死吗?”

一种暴虐的情绪充盈了辛焱的心头,他的愤怒就像是一座积郁已久的火山,开始彻底地爆发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粤东医院怎么样
北京妇产医院西院
贵州癫痫病哪里看的好
蚌埠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宜昌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