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在逃之恋发布会说我长大了

2019-06-20 05:39:18 来源: 武汉信息港

  刘晓庆又来了。26日下午,在金陵饭店即电视剧《逃之恋》发布会,刚坐定,单位有关人士就来打招呼:“昨晚,刘晓庆是到了金陵晚报,说你们难对付。今天你们问什么都行,她态度会很好的。”果然,刘晓庆一出场,就自称出道多年,说好的有,说她不好的也多,是个“大杂烩”,大家有什么问什么,她不会太在乎。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刘晓庆始终面露微笑。

  “次演专业妓女”

  刘晓庆此次来宁专为今晚开播的32集电视连续剧《逃之恋》做宣传。

  她梳着一向钟情的马尾辫,颈间一抹灰色纱巾,几绺乱发飘在两颊,显得天真妩媚,然而她故作稚嫩的眼神里透着老练。她在剧中饰“小凤仙”,自称是“次演妓女”。提出质疑,问既是次,那么《火烧阿房宫》中的任姜算什么?刘反驳说:“任姜是偶尔操皮肉生涯的业余妓女,小凤仙才是经过训练的专业妓女。我是次演专业妓女。”

  “现在做女人比较轻松”

  “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这是一句妇孺皆知的“刘氏名言”。

  如今,名言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现代社会做男人太辛苦,做女人比较轻松”、“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对此转变,刘晓庆归结为“社会的变化”。“以前观念比较保守,我离婚了;人人都说我道德败坏,压力很大。现在时代不同了,女人做三陪也没人看不起。男人却必须成功,女人可以踩着男人的肩膀享受一切,干得好还不如嫁得好呢。”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采访中,们都对刘不再咄咄逼人感到纳闷,有位忍不住提起这个问题。

  刘说:“因为我长大了。媒体和我就像两姐妹,没有也没有我的今天,但队伍也参差不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和作对,我生气都是有道理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把“参差”读成了“cànchā”,引起席间一阵窃笑。

  刘晓庆接着颇感委屈地说:“我一生披荆斩棘,流了多少汗水,才熬到今天,还坚持留在国内,多不容易呀。其实报纸能骂我一半,说我一半好,我就觉得很公正了。”她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不过瘾似的又加了个事例:“我去年在北京捡垃圾,完全是为了环保,但南方一家报纸却登了一张照片,配文说什么老娘今年没,所以就去捡垃圾,这不是诬蔑吗?我也有人权呀。假若有人诬蔑我,我还是本性难改。”

  “歇斯底里呀,是别人”

  此次来宁的还有刘晓庆的亲密伴侣伍卫国以及普超英、徐松子、武利平等剧组其他主要演员。

  刘晓庆一一介绍他们演得如何出色。但若要评选会上“倒霉的人”,徐松子当之无愧。刘晓庆时不时地把徐拎出来打趣。比如提及有媒体说她前几天在成都“歇斯底里大发作”,刘晓庆表白一番之余,大方地“拱手相让”:“歇斯底里呀,那是徐松子的事儿。”

预防中风脑梗心梗有哪些药
中年人冠心病怎么治疗方法
老年健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