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NPC 第四九二章 闯关(二五)

2020-02-15 20:42:42 来源: 武汉信息港

你们这些NPC 第四九二章 闯关(二五)

这个世界,这款游戏的最终BOSS村长大人提起手中的拐杖,重重往地上拄去。

孙安看到了,也听到村长说的话,知道村长打算弃卒保帅,连他带徐皓涵一起杀死了,这也有道理,徐皓涵的右臂是永远没办法复原了,只剩一只左手会很不方便,过去把自己的儿子玩坏了,现在把自己的儿子杀死,对村长这样的人来说,不值得奇怪。

孤儿都是一群狂气的神经病,看来玩魔法的人也不能例外,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内心都会渐渐被吞噬的,要么强迫自己善到极点,要么任性的恶到极点。

这样看来,维护派组织的存在还是很有道理的,有一点点特殊能力的人都坏得差不多了,有超强力量的人非得把地球弄坏不可。

“抱歉了,我帮不了过去的你,但是能帮现在的你,报仇去吧,先用尽剩余的力量站稳了,接下来的交给我吧。”孙安小声的对徐皓涵说了一声,突然放开徐皓涵,将他的剥皮刀塞进徐皓涵别在背后的左手,然后双手按在徐皓涵的肩上,猛的往上一跳。

村长的拐杖也在这时落下,和先前一样,拐杖没有刺进土地里,而是无声无息的戳的了某种东西上,停在了空中。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拐杖戳的是聚在一起的风,密度高得像实体一样,先前那一戳没有强风释放出来,只是让空气震动,仿佛整个镇山石都颤抖起来,而这一次,拐杖拄下去,就触动了真正的杀着。

以村长的腰部为中心,一圈像冲击波一样的涟漪朝四周扩散开来,穿过了周围的一切,包括离得很近的徐皓涵,更远和些的猎人仍端着枪,枪口先被那圈涟漪碰到,猛的往后一撞,撞在猎人腹部,猎人便像是被一把巨锤正面撞中一样往后飞了出去

,他的右手食指还在扳机护圈里,被护圈掰得关节反曲,惨叫了一声摔在地上。

那一圈风也吹中了更远处的村民,村民们则是集体往后飞出去,摔得七荤八素,躺在地上哀嚎。

猎人捂着肚子,撑地坐起来,看了一眼自己扭曲的食指,又看了一眼将他撞飞的枪,只见枪口多了一个深达两厘米的缺口,像是被一把刀横着砍中一样。

徐皓涵的反应要小得多,他只是身体一震,低头看向自己的腰,“噗”的从嘴里喷出口鲜血,眼珠子都鼓出来了。

他的腰上出现了一条红线,血从红线里挤出来,接着,失去控制的双腿就带着大量的鲜血和肠子跪了下去,摔倒在地。

但是徐皓涵被斩断的上半身没有摔下去,而是被孙安提在了手里。

孙安让他站稳,一跳一撑,直接在徐皓涵的肩上倒立起来,头顶对着头顶,像是武侠里的传攻一样,这是因为他不知道村长的攻击是从哪里来,如果是从脚下来,那么这样一倒立,徐浩涵的身体就挡住了村长的攻击;如果是横着来的,那么他倒立起来后,就能避过攻击了。

他看到了那一圈涟漪,立即改变支撑方向,身体往前翻倒,在徐皓涵的下半身跪下去之前已经落地,双手紧紧抓着徐皓涵肩膀的衣服,相当于把徐皓涵的上半身背在身后,然后猛的一弓背,双手用力,将徐皓涵的上半身朝村长投了过去。

被腰斩的人没那么容易死去,通常还会往前爬一阵子,要么死于疼痛导致的心脏衰竭,要么死于失血过多,徐皓涵还没死,一路吐着血、洒着血飞向村长,张开了嘴,举起了左臂。

村长猜到孙安能躲过他的风刃涟漪,无论是跳起来还是趴下去,他都有后着跟上,至少能把孙安的一只手臂或一条腿给斩下来,可他万万没想到孙安会投出了这么大个“暗器”,惊得张大了嘴,就算身手和壮年时期一样,也来不及躲避。

惯玩飞刀的人被人当飞刀扔了出来,威力也不弱。

徐皓涵撞在了自己的村长身上,压着村长往后倒去,左手握着的剥皮刀刺进了父亲的胸膛,和他刺死小花时一样,拔出来,再次,再拔,再刺……

每一次拔刀,都能带出一串血花,村长被自己的“半个”儿子压着重重摔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眼珠子也鼓了出来,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在地上撕扯、扭打着。

最终,徐皓涵连拔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先一步死去,村长的衣服则被二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去了。

他张开嘴,牙齿上粘出了无数条血丝,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孙安,喉咙里发出了怪异的声音,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失败了。

孙安看了一眼小芳的尸体,说道:“兔人死了。”

又看看村长的尸体,说道:“狼人死了。”

最后看向了倒在地上的猎人,没有说话,朝猎人走了过去。

就算徐皓涵没有杀死村长,他也是要杀死的,反正幻境制造者的目的是把他困在里面,村长说的那个秘密地点主真实存在,也不可能让他离开,他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兔人死了,狼人死了,猎人和妇人还没有死,可是按照“开头CG”里的发展,他们也是要死的。

猎枪已经废了,猎人失去武器,一只手抬头,指头疼得厉害,另一只手揉着肚子,缓解疼痛。

孙安低头看着猎人,蹲下来,突然伸手握住猎人那根弯曲的手指,用力掰正,说道:“你是猎人,你应该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带我去那里,我离开了,对你们都有好处。”

猎人大叫一声,疼得半个身子都颤抖起来,不过关节复位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最多红肿起来,要是一直错位着没复原,时间长了是会出大问题的。

“我……”他看了一眼村长和徐皓涵的尸体,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就有点让人失望了。”孙安转头看向那些正往这边赶来的村民,把玩着手里的飞刀。

飞刀是他从徐浩涵身上摸出来的,刀柄薄而轻,容易滑,不可能代表茶刀,但是能伤人。

等村民跑近,孙安站起身来,歪着脑袋看着那群义愤填膺的人,说道:“无论你们动不动手,都会死,我会杀了你们,烧了你们的村子,阻止我的唯一方法,就是带我去村长说的那个地方,让我永远消失在你们面前。”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