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为争遗产致老父殡仪馆停尸11年未火化

2019-05-22 10:58:43 来源: 武汉信息港

兄弟为争遗产致老父殡仪馆停尸11年未火化

晨报 叶松丽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徐汇区漕河泾街道一位叫余大祥的老人,死后在殡仪馆躺了11年竟还未火化。

20年前,余大祥为自己和盲人妻子在天马山公墓买下一处合葬墓,期待能与恩爱一辈子的老伴生死相随。然而,妻子在墓穴里等了他两年,他通往墓地的路途却意外卡壳2004年1月8日被送进殡仪馆,现在,还在那里。

余大祥寂寞地蜷缩在殡仪馆的冰柜里。是什么导致了他的灵魂无法安息?他还需要多久才能住进自己的墓地?难道还要再等11年吗?

无法火化

因不能提供死亡证明原件

3月25日上午,余龙决定去龙华殡仪馆探望一下他爸。他是余大祥三个儿子中的老大。

在殡仪馆业务综合楼,余龙向工作人员了解他父亲的情况。工作人员问他是不是来取骨灰的?余龙说他父亲还没有火化。工作人员又问是不是要安排火化时间?余龙说,他爸在这里躺了11年,要是这次能火化掉,那就太好了!

工作人员听说有一具尸体在殡仪馆停放了11年,当即露出惊讶的神情。工作人员让余龙提供死亡证明,也就是《居民死亡殡葬证》,余龙拿出一张复印件。工作人员说复印件不行,要原件。余龙表示,原件没有了。

工作人员查询余大祥的信息后发现,余大祥在殡仪馆的入住信息还在。

工作人员说,这个情况太特殊了!她没法处置,必须请示领导。

之后,来了一位男领导。余龙告诉对方说,他爸的死亡证明在11年前就弄丢了。男领导说,既然原件丢失了,就赶紧到辖区派出所去补办一个。殡仪馆火化遗体,必须要原件。

余龙无可奈何地说,要是能补办,早就补办了!因为原件被他的弟弟拿走了。

余龙向殡仪馆工作人员提出,快到清明节了,他想看一眼他爸的遗体。工作人员说,没有死亡证明原件,不能看。余龙问,他爸的遗体还在不在龙华殡仪馆?工作人员说,这个事不好说,持有死亡证明原件的人拿着原件来殡仪馆办了手续,遗体被火化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查询余大祥是否还在殡仪馆,仍然需要原件。

余龙说,11年了,因为没有父亲的死亡证明原件,一直没法见到父亲的遗体。每年清明、冬至,去天马山公墓给母亲上坟的时候,只得顺便给父亲的空墓上一炷香。

证明难题

三兄弟不碰面无法补办

离开殡仪馆,余龙夫妻俩来到辖区派出所。

在办事窗口,余龙对接待民警说,他要给父亲补办死亡证明。对方听说是11年前死亡的居民,就指着旁边的档案室,让余龙去查档案。档案室里的民警又跑到户籍窗口去了解情况。

余龙说,这里很多民警都认识他。

这时,一位民警告诉余龙:你爸爸的死亡证明,是可以补办的。只要你们兄弟三人一起来,提交申请材料,我们就可以帮你办理。民警说,余龙爸爸那张死亡证明,补办其实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三兄弟的遗产纠纷。

民警让余龙去街道办事处寻求解决办法。如果街道调解成功,需要我们派出所协助,我们肯定办,上门服务都行!

在漕河泾街道办事处,由于相关负责人不在,余龙扑了个空。不过,街道社会保障科张美华科长帮确定了一些情况:余大祥的死亡证明,的确是被余龙的弟弟拿走了。

多方求助

警方和街道愿解决停尸费

余龙说,即使相关负责人在,这事他们也办不了。

在余龙家,他搬出两大袋各种文字材料,其中大部分是他向各级部门求助的信函。其中有写给区公安分局的、区政府的、市政府的,还有信访部门的。其中一份材料里,余龙这样写道:

尊敬的领导:我叫余龙,亡父遗体从2004年1月9日至今一直无法火化,为此我多次向有关部门求助,希望有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补开一张死亡证明。作为人子,父亲的遗体多年来得不到安葬,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

余龙说,前几年,他们夫妻俩都失业在家,两个孩子在念书,生活压力非常大。一想到昂贵的停尸费,他几近崩溃。

据殡仪馆工作人员介绍,尸体停放在殡仪馆,收费是10元钱/天。余龙说,仅这一项,11年来,就要4万多元。余龙说,他想尽快把父亲火化掉,不然父亲留下的那点遗产,终可能都要交给殡仪馆了。

辖区民警和街道工作人员说,只要他们三兄弟商量好了,殡仪馆的停尸费,他们愿意出面解决。

遗产争执

老人遗体竟是居委送殡

2004年1月7日,83岁的余大祥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退休前,他是上海市南风实业公司做大饼的师傅。退休后,每月有约700元的退休金。老伴是盲人,没有收入来源。老人自身也有残疾,腿脚有些跛,行动不便。

老大余龙没有正式工作,老二老三分别在两家出租车公司做司机。等几个孩子都成家了,老人的苦日子才算熬到了头。

老人一生不愿意麻烦别人。对自己的后事,他也提前料理。大概是1995或者1996年前后,漕河泾很多人到天马山买墓地,我爸也跟着去买了。余龙回忆说,那时候,他还在菜市场做点小生意,有一辆昌河面包车,他当时就开着那辆车,带父亲到天马山去买墓地,来来回回跑了好多次。当时父亲手头钱不够,还差一点,我就给他交上了。

2002年,余大祥的老伴去世了。

2004年1月7日,余大祥也悄然过世。

漕河泾街道熟悉情况的人说,这兄弟三人没有立即为父亲操办后事,而是为遗产起了争执,甚至大打出手。我们去了,居委一直在那里,后来派出所也来了。是西街居委的老书记喊来殡葬车,把余大祥的尸体运进了殡仪馆。

余龙证实,他父亲的遗体送往殡仪馆时,他的确没有陪同。在殡仪馆的相关信息上看到,遗体处置联系人,写的是余龙的号码。

居委协调

账面数额不对不欢而散

老人在去世前曾经告诉余龙,他的遗产是银行里15万元存款,以及一套时价约20万元的房子。两个弟弟则认为,老人的遗产总值应该在50万元左右。

在漕河泾镇西街居委会的协调下,三兄弟初步达成协议:房子归老大余龙所有,存款给两个弟弟平分。老人的丧事则由余龙来办,尽量办得体面一些。

余龙的两个弟弟勉强接受了居委会的协调。两个弟弟拿着父亲的身份证、户口簿,以及父亲生前所在单位南风公司的委托书,又从居委拿了父亲的死亡证明到银行去查账。结果,账面上只有7.8万元。

钱款数额差距太大。就在三兄弟继续为遗产分割进行协商的时候,余龙想起父亲生前给他的一个大纸袋子。父亲把这个纸袋子给我的时候一再叮嘱,他没有咽气,就不能拆看里面的东西。现在,父亲咽气了,他打开了那只纸袋子。

里面是一份经过上海市公证处公证过的遗嘱:为防止今后因继承本人遗产发生纠纷,我特立遗嘱如下:凡我名下属于我的所有财物,在我死后均归儿子余龙一人继承。

面对盖着鲜红印章的遗嘱,两个弟弟不再争要父亲的遗产,但他们提出,母亲的遗产处置,不在这份遗嘱内。

遗产纷争持续着。被拿去查账的死亡证明从此下落不明。居委领导跑了好多次,才从余龙的弟弟手中拿回一张复印件。老人前往天马山公墓之路,变得不再平坦。

一度和解

因调解员受辱搁置

漕河泾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为了解决余大祥的遗体火化问题,他们街道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余龙每次信访,终都会转到他们那里。他们既要做三兄弟的工作,还要向上面反馈情况。要把他们兄弟三个找到一起来,已经很困难。2003年,因为动迁,余龙的两个弟弟已经搬出漕河泾。

余龙说,他本来也已经迁走了,但是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他卖掉了位于闵行区银都路的房子,在父亲住所附近买了一间小房子。

3月25日中午,在漕河泾街道办事处隔壁的调解室里,在漕河泾被誉为金牌调解员的黄红梅说,三年前,余大祥的遗体差点儿就被火化掉,因为那次调解工作做得很有成效,余龙的两个弟弟已经同意街道提出的调解方案,但是,余龙的妻子没有同意。

黄红梅说,她当人民调解员以来,就一直在为余大祥老人入土为安的问题努力。我去过余龙两个弟弟在银都路的小区,跟他们谈,磨破嘴皮。后来老二搬到花桥,我还去过一次。

黄红梅讲,一开始,余龙的两个弟弟也不好沟通。我去调解,自然要满足他们的一些诉求。经她多次做工作,余龙的两个弟弟终于松口,愿意跟他哥哥坐下来谈。

那是三年前的事,街道的老领导也一直为这事纠结。他要退休了,希望在他退之前,让余大祥入土为安。黄红梅说,当时街道几个领导定下方案:两个弟弟每人可得8万元,因为余龙生活困难,只让他拿出10万元,剩下的6万元街道想办法凑齐。但是,对两个弟弟宣称是余龙拿出来的钱。

有街道领导的支持,有余龙两个弟弟的认可,黄红梅满怀希望地到余龙家去说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余龙的老婆就跳起来骂我,说我在帮余龙的两个弟弟说话,是不是收了余龙两个弟弟的钱?这太伤人了!

说到这件事,黄红梅依然愤愤不平。我在漕河泾经办了500多件调解,没有人这样侮辱过我!

从那以后,调解工作就被搁置了。

停尸何时

殡仪馆已不堪重负

2015年4月2日,殡仪馆业务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余大祥的遗体的确在该馆停放了11年,至今还停放在冰柜里。我们一直在为这些久拖不决的遗体火化问题奔走,派出所、街道、居委、丧事承办人,我们年年找,他们年年拖。这些遗体一直存放在殡仪馆,不仅占用公共资源,还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

该负责人说,《上海市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有运至殡仪馆的遗体应当在15日内火化的规定,也对延期不火化的遗体如何处置做了指导。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因为涉及到家庭纠纷、刑事案件等原因,殡仪馆不能强制火化。

相关负责人说,这些长期存放的遗体,严重干扰了殡仪馆的正常工作。说到停尸费,这位负责人说:每天收10元,包括停尸和防腐的费用。成本都不够。该负责人说,很多老人死后,后人争财产,把老人扔进殡仪馆,不管了。因为涉及到纠纷,殡仪馆也不敢擅自处理遗体。还有很多其他原因送来的遗体,也是一放数年,殡仪馆已经不堪重负。我们只求有关部门和个人,尽快解决长期遗体积累的问题,可以让殡仪馆运作恢复正常,让这些逝者早日入土为安。

何时安息

难道再等一个11年

2015年3月26日上午,阳光晴好。余龙夫妇抱着一束花,以及青团、桔子等祭奠品,来到天马山,为父母扫墓。

因为没有见到余龙两个弟弟,无法与他们沟通。

余龙说因为兄弟反目,他们很多年没有联系,没有两个弟弟的,也不知道他们现在住在那里。黄红梅说,自从三年前调解受辱后,她就没有再参与过这件事的调解。当时余龙两个弟弟的地址和,她也没有保存,相关材料也移交了。

从两家出租车公司获悉,老二已于2012年离职,不知去向;老三查无此人。

3月27日,按照他们的老邻居黄先生提供的线索,找到都市路某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听完情况说明后表示,不方便提供相关居民信息。

难道,余大祥还要在殡仪馆继续等待,甚至等待又一个残酷的11年?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律师分析三种方式让遗体尽快火化:

兄弟和解、兄弟起诉、殡仪馆起诉

上海刘春雷律师事务所叶萍律师指出,虽然上海市殡葬管理条例对遗体的处理给了15天的期限,但是因为余大祥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殡仪馆如果通过备案程序,处理了这具遗体,可能会遭到这三兄弟中一方的反对。到时候,殡仪馆、公安、民政都要承担,这也是派出所不敢补办死亡证明的原因。所以,要让这个老人的遗体顺利火化掉,还需三兄弟之间达成和解,否则无解。

叶萍律师认为,余龙如果起诉让两个弟弟拿出父亲的死亡证明,法院不会受理的。但是,如果两个弟弟起诉余龙,要求分配母亲的遗产,法院应该会受理的。因为余龙父母的遗产,都在余龙手里。

余龙则表示,如果两个弟弟能够拿出母亲遗产的证据,他也愿意给弟弟。这么多年来,两个弟弟并没有起诉他。

此前,余龙聘请的律师刘鲜华曾向提供了一种解决问题的可能性:让龙华殡仪馆来起诉他们三兄弟,追讨老人的遗体存放费,三兄弟必须平均承担这笔费用。老人的遗体处置,与遗产分割无关。两个弟弟虽然没有分到父亲的遗产,但是在办理父亲的丧事上,他们必须承担与老大相等的份额。

《九阳神功》新武者戏痴沈啸川登场
身高不足160还肉肉的女生夏季怎么穿? 宋慧乔的穿衣法则你应该学会
汽车行业景气上行 特斯拉引爆汽车板块
本文标签: